欢迎访问中国教师人才网,为您提供最新教师招聘信息。    >>发布教师招聘
国学 > 国学常识

文化脉动:“变”在故宫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5-11-06 10:03    作者:王小菲    来源:中新网    约稿邮箱:info@jiaoshi.com.cn

  故宫博物院火了!在2015年建院90周年之际,推出18个展览、新开放四大区域、举办首届紫禁城论坛……整整一年,故宫博物院丰富的活动掀起一个个高潮。尤其是汇集了隋朝展子虔《游春图》、唐朝韩滉的《五牛图》、宋朝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东晋王珣行书《伯远帖卷》等书画精品的“石渠宝笈特展”,更引发了轰动。排队看《清明上河图》的观众络绎不绝,许多观众需要排3到6个小时的队,才能入内参观。

  曾任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的李季回忆,10年前也展出过《清明上河图》,那时专业人士对此感兴趣,在社会上则显得波澜不惊,观众也处于不温不火。而此次石渠宝笈展览开幕那天,就盛况空前,直到后来持续引发的社会热潮,成为文化热点。“10年间,社会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进博物馆的人越来越多,社会对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李季说。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当人们的物质生活不断得到满足之后,就必然将目光转向文化,转向休闲,转向人的自身全面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博物馆面临着发展的有利机遇。丰富的博物馆资源能够满足人们的学习、欣赏需求,能够使人们找到人文关怀的精神家园。

  以故宫博物院为例,近年来,故宫博物院每年接待观众数量都在千万人次以上,近三年参观人数更是在1500万左右,比卢浮宫、大英博物馆等世界级博物馆均高出数百万人次。尽管人数众多,但不少观众都是沿着中轴线走马观花,像这次为了一个展览排起长队还属鲜见。

  “这说明人们对博物馆的文化需求更为精细。”单霁翔说,随着我国经济迅速发展,政府有能力建立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同时,随着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公共文化的需求也逐步增加。另一方面,当今社会“信息爆炸”、生活节奏加快、心理压力增大。因此,博物馆在其中大有可为,可使人们通过接受博物馆文化,敬畏历史、重视文脉、关心社会。

  另一方面,以故宫博物院为代表的博物馆也在努力修炼内功。目前,故宫博物院不断开辟新的展厅,增加展示文物的数量和质量,提升展览效果。另外,依托丰厚的藏品、扎实的研究水平,不仅举办各类涉外展览,还经常支持国内其他博物馆举办展览,每年组织参与境外展览10余场,境内展览10余场,年均展出文物近1万件。近年来,故宫博物院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逐渐增加,与很多国际著名博物馆建立起包括展览、文物保护、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等的合作关系,无论是制度建设、摸清家底、古建修缮、藏品保护、科学研究、陈列展览,还是安全保卫、观众服务、文化传播、两岸交流、科学管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全面的发展。而新媒体技术运用,更让其增添了活力,增加了与观众的互动。

  李季说,以前在国外博物馆,看到人来人往、扶老携幼,而我们的博物馆门可罗雀,很是感慨。“或许不远的将来,人们也能经常进博物馆,让其成为文化生活一部分。”

  旧与新

  让古老的紫禁城、现代的博物院以安全、健康、震撼人心的姿态迎接观众

  位于北京“心脏”的故宫博物院,拥有将近600年历史的古建筑群、106公顷的用地和9000余间房屋,静静地诉说着流转的历史和无尽的沧桑。

  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成立。90年间,故宫博物院历经了民国、新中国建立、改革开放、新世纪等时期,其发展历程也浓缩了近代中国历史变迁。故宫是古老的,又是崭新的。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副处长许凯说,这种新,在他看来,是工作方式和模式、媒体传播方式等的改变,更贴近生活、更切合社会。如今,各种改变正在悄然发生。

  展览,是博物馆与观众接触的最直接形式。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览从建院之始就确定了宫廷原状与历史艺术的陈列体系,即从故宫博物院的皇宫建筑和文物藏品出发,通过不断改进与发展,形成了拥有包括宫廷原状陈列、固定专题展馆和临时专题展览在内的完整展览体系。“今年故宫博物院展出的文物藏品将增加50%以上,形成以原状陈列为核心特色,精品常设展览为亮点,专题展览精彩不断,传统展陈与数字效果相结合的展览格局,全面提升博物馆氛围与展陈效果。”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冯乃恩说。

  为优化文化传播功能,故宫博物院不仅通过御花园环境改造提升,在端门广场及院内增设座椅,开展室内外环境清理等措施优化开放环境;通过试行年票、单日内分流、主题日参观等限流分流方案,平衡淡旺季观众流量分布,改善观众参观体验。

  同时,众多文创产品的面世让故宫变得“萌萌哒”,故宫博物院已自主研发《每日故宫》APP等文创产品7000多种。而正在实施的数字故宫项目,旨在搭建一个以故宫博物院官方网站为核心和主入口,由官方网站群、微故宫建设、App应用、多媒体数据资源等各种信息构成,线上线下互通互联的一站式平台。

  社会教育是现代博物馆的重要职责,故宫博物院的社会教育拥有的“故宫知识课堂”、动手教育等品牌活动颇受孩子及其家长喜欢。面向北京市民、京外民众的讲座活动,面向中学校长的中华传统高级研修班,面向中小学书法教师的培训,融入中小学课堂的教育项目等都在持续进行。目前,故宫博物院正在实施将太和门广场西侧作为常态化的社会教育场地。通过多种形式的社会教育项目,人们改变了对故宫博物院的刻板认识,加深了对故宫及其文化的了解。

  单霁翔说,通过古建修缮、“平安故宫”工程建设、文物普查清理,解决最紧急、最关键的安全问题,让古建筑和文物保持健康安全的状态,这也是其他一切工作的前提和基础;同时,作为每年接待上千万观众的博物馆,为观众提供优质服务与安全工作同样重要,需要同步推进、不断完善各类服务;此外,作为越来越被公众关注的文化创意产业,故宫博物院也在不断加强研发力度,让更多观众能够“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故宫博物院希望能够让古老的紫禁城、现代的博物院以安全、健康、震撼人心的姿态迎接世界各地的观众,让精彩、深刻、丰富、震撼的文化体验长留每位观众的心间。”单霁翔说。

  恒与变

  在发展和保护、综合实力提升和文化传统捍卫之间找到平衡点

  从2012年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起,单霁翔说他每一天的感受都是新鲜的、紧迫的、深刻的。而感触最深的莫过于两难,“每一项工作都要左顾右盼、三思而行”。故宫博物院发展中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矛盾。一方面是发展,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是综合实力的提升,一方面是文化传统的捍卫。

  在单霁翔看来,这其中具体包括了“禁”与“放”、“堵”与“疏”、“古”与“新”、“慢”与“快”、“减”与“增”、“闭”与“开”、“精”与“博”、“雅”与“俗”、“内”与“外”、“学”与“研”和“思”与“行”等方面的辩证关系。

  单霁翔说, “禁”与“放”,即禁止各种威胁文物建筑、文物藏品、观众安全的行为,放开隐患排除、服务观众、提高效率的设施和空间。“堵”与“疏”,堵住损害观众文化权益的违法行为,疏通维护观众正常参观秩序的通道。“古”与“新”,使故宫古建筑群经过整体维修保持健康状态,通过新的安全防范系统确保各项文物资源的安全。“慢”与“快”,增加文物科技保护的科学性和计划性,加快文物科技保护基础设施和平台的建设。“减”与“增”,减少和消除故宫博物院在安全方面的各类隐患,增加为观众服务的各项公共设施。“闭”与“开”,通过合理采取闭馆措施使文物得到保养,通过不断扩大开放区域使观众获得舒适的参观环境。“精”与“博”,通过精品展览使观众感受故宫文化的精美绝伦,通过多样化陈列展示使观众了解故宫文化的博大精深。“雅”与“俗”,通过文化产品研发和信息化技术,展示故宫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使故宫文化融入广大民众日常生活。“内”与“外”,缓解紫禁城内日趋紧张的“人、地、房”空间压力,开辟更加开阔的文物藏品科技保护和陈列展览空间。“学”与“研”,通过加强教育培训培养事业发展合格人才,通过整合科学研究资源支撑未来发展。“在他们之间找到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平衡点,才能实现共同促进,协调发展。”

  如今,故宫博物院正从“宫”走向“院”,向着世界一流博物馆目标进军。再过5年,故宫博物院将迎来紫禁城建成600年。在不同的场合,单霁翔都重复着一句话——“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六百年”。“希望到那时故宫能全面提升管理和服务水平,保护故宫古建筑群、文物藏品、观众平安,提升博物馆专业化功能、发挥博物馆社会职能,迈进世界一流博物馆行列。”

  李季说,他理想中故宫博物院,既拥有神秘和威严,同时又是有亲和力的,与时俱进的;既有庙堂之高,又有江湖之远。

  单霁翔希望,在保护好故宫世界文化遗产的基础上,深度挖掘文物资源,促成文物保护成果创造性转化,以汇聚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培育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同时代表中国文化进行跨文化交流,成为服务于大家的故宫、走向世界的故宫。

找工作

资讯

相关频道

城市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