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教师人才网,为您提供最新教师招聘信息。    >>发布教师招聘
国学 > 学术漫谈

文学批评的自我意识与实践功用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3-04-24 12:39    作者:方阿雯    来源:中国作家网    约稿邮箱:info@jiaoshi.com.cn
  因为自己是教文学的,常被问到:“对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怎么看”之类的问题。这使我想到一个问题:我们的文学批评是不是应该更实用一些?或者更直接地说,文学批评是不是要直面当下的文学现实,解答当前纷繁复杂的文学现象。

  当前的文学现状可谓复杂多样,这其中既有令国人骄傲和振奋的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也有大多数纯文学被边缘化的不争现实;既有每年庞大数量小说出版的业绩,也有精英文学缺少读者的尴尬境地;既有网络文学高歌猛进的繁荣发展,也有因其鱼龙混杂带来的困惑如此等等。而在这些纷繁复杂文学现状的背后,更隐藏着一系列深层的理论问题:文学应该是什么样的?文学是功利性的,还是审美性的?文学终结了吗?文学的前景是什么?今后的文学之路应该怎样走?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读者和批评者,亟待给以明晰的解答。

  看来,文学批评并不是无事可做,而是大有作为。海德格尔曾引荷尔德林的诗:“在贫困时代里诗人何为”?并提出,在这“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诗人庄严地吟唱着酒神”引领人们“追寻那通达转向的道路”,寻求一种“诗意的栖居”。因此,在一个大众文化强势崛起的媒介时代,文学批评要直面比此前时代更多的现实和理论难题,也要担负起更多的理论和现实重任,切实发挥文学批评的实际功用。莫言在2010年12月4日“东亚文学论坛上的演讲”中提出,我们的文学要担当着重大责任,用文学作品告诉人们些道理。实际上,不但文学要担当着重大责任,文学批评也要担当起自身的责任。

  当然,文学批评担当责任并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应具体地体现在实际行动中。我以为,文学批评要担当责任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首先要树立自觉意识。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是一对孪生兄弟,从有文学活动开始就相伴相生,互相促动。古罗马时期的贺拉斯曾把批评家与作家之间的关系比喻成磨刀石和钢刀,认为批评家对作家的创作就如同磨刀石磨砺钢刀一样,有着促进和推动作用。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也说:“不管一个戏剧家具有多大的天才,他总是需要一个批评者的”,“假使他能遇到一个名副其实的比他更有天才的批评者,他是何等幸福啊!”可见,文学创作需要文学批评与之并肩前行,需要文学批评家的关注和品评,文学批评对文学创作的发展繁荣也起着重要的作用。为此,文学批评首先要树立自我的担当意识,自觉地担负起推动文学繁荣发展的重任。

  但从当前的文学现状看,文学批评的自我担当意识还不强,文学批评并没有与文学创作并行前进,也没能积极回应和解答文学创作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因此,自觉地关注文学现实,强化文学批评的实用性、现实性,推动文学的发展就成为当前文学批评必须面对的一个课题。鲁迅当年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这里所言之“文艺”不仅包括创作,也应包括批评。这方面,文学批评起着联结读者和作者的桥梁作用,按照明代李贽的说法,文学批评能“通作者之意,开览者之心”。只有文学批评才能既通晓作者的创作之意,又能开发读者的赏读之心,使文学创作真正走向读者、走向社会,切实地发挥“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的功用。

  二、直面文学现实,清醒认识当前的文学现状。当前文学面对的是消费社会,消费时代的来临改变着文学所面对的一切,传统的文学观念、文学样态、作家群体、读者群体、文学活动方式、文学传播方式、文学外部环境,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娱乐性、复制性、功利性、低俗化、商业化成为当前大众文化的普遍特征,文学原来所具有的审美性、文学性、教化性、情感性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文学的生产和消费出现了严重的不平衡,大众文化的极度狂欢与纯文学的沉寂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过度的消费性使纯文学的地位迅速下降,它从众星捧月般的文艺女神,变成被时代冷落的寂寞才子,文学“边缘化”、“文学终结论”成为人们描述当前文学现状的常用话语。

  这就是当下文学的现状,也是消费时代文学大众化所带来的必然结果。面对如此的文学现实,文学批评也要保有一种清醒的认识,那就是:正视当前的文学现实,意识到文学进入到了一个和传统社会完全不同的时代。因此,就要抛开固有的、甚至是僵化的文学观念,抛开不切实际的文学幻想,以一种积极的、开放的、宽容的心态对待时下的文学,不是一味抱怨当下的文学现状如何不理想,而是要清醒地认识到,当下文学的如此现状一定有着其内在的原因。当然,正视文学进入到了消费时代并不等于文学批评认同文学的低俗化、商业化,如对当前大众文化中出现的跟风模仿、胡编乱造、煽情媚俗、穿越雷人、耍囧搞怪、山寨搞笑、作秀卖萌等现象就要表明观点。对当前的“雷剧”大行其道,“抗日雷剧”、“武侠雷剧”、“古装雷剧”、“历史雷剧”、“言情雷剧”,“没有最雷,只有更雷”这样一种现象,也要明确表明自己的观点,发出文学批评的声音。因此,保持对文学现状的清醒认识,既不是消极地抱怨大众文化的低俗,又关注当下大众文化的热点,参与文化的热点讨论,以积极的心态应对,才是文学批评应持的态度。

  三、推荐优秀文学作品。当前,新媒体的发展和发表途径的便利使文学已经进入了全民狂欢写作的年代,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手机、QQ、微博、博客、短信等方式从事“写作”,这种狂欢式写作使当下的文学生产比任何一个时代出产的作品都要多,文学进入了一个“花样年华”的时代。而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各种写作方式也是层出不穷。这就给普通的读者带来了一个难题:在这般丰富而驳杂的文学海洋中选择什么样的作品来阅读,哪些作品值得阅读,又应该怎样去阅读。这也给文学批评提出了一个课题,因此,文学批评要担负起推荐当代文学精品、引导读者正确阅读的任务。

  其实,文学批评所要做的还远不只这些,对于那些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字的网络小说需要有批评家来辨析;每年各类出版社出版的上千部长篇小说,需要有批评家来评点;各类文学奖项如诺贝尔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也需要批评家来推介。而各类档期的电影奖,如奥斯卡电影金像奖、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飞天奖、华表奖,以及世界读书日等活动,也同样需要批评家来评论。应当说,这是一项相当艰巨的任务,需要文学批评家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情感,只有这样才能把真正优秀的当代文学作品推荐给读者,避免读者在阅读中走弯路。这正如法国批评家圣伯夫所说的:“一句话,批评的艺术,从其最实用和最平常的意义上来看,在于恰如其分地读懂作者,并依样传授给别人,使他们免于摸索,为他们指明道路。”

  四、文学批评要真正发挥实用性,还必须走出象牙塔,和时代对接,和民众对接,和文学现象对接。这里说的走出象牙塔,不仅仅指批评者要走出书斋外,更主要指文学批评要走出学院、走出会议室,走向社会、走向大众,广泛参与文学现实,使文学批评不仅仅只是一种学院式的学术性活动,不是停留在学术会议上和专业课堂中,也不局限于平面媒体学术期刊中,而是利用好信息化社会的各种媒介、平台,借助于网络、报纸、期刊杂志、电视讲坛、学术报告、读者座谈、讲座等多种方式,全方位地走向大众、走向社会。并在这一走向大众的过程中,建立有效的权威性。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既需要网络、期刊、报纸、电视等方面的推动和配合,甚至文学管理机构方面的推动;同时也需要批评者自身的努力,写出真正有质量的评论具体作家、作品的文章,摆脱那种“学院式”的写作方式,采用大众能接受的喜闻乐见的“诗艺”的批评方式,不拘于形式上的长篇大论,也不能限于精细的逻辑论证,它完全可以是一种诗意的、感性的、艺术化的言说,一种内心感受的真实表达。在这方面,中国古代诗性化的文学批评方式提供了榜样,而鲁迅、宗白华、钱锺书、朱光潜的批评文本则提供了写作实例。只有被广大读者接受了,文学批评的功效才能真正发挥出来,文学批评的实践功用才不是一句空话。

来源:中国作家网

找工作

资讯

相关频道

城市导航